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津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江津
江津在线 网站首页 江津概况 特产资源 查看内容

江津酒与历史文化名人

2010-7-8 00:00| 发布者: 江津在线婷婷| 查看: 994| 评论: 0

摘要: 江津是有名的酒乡,酿酒历史久远,酒文化底蕴深厚。乾隆本《江津县志·赋役志》记载,早在明朝嘉靖年间,江津就缴纳土贡“酒税钞八十五贯八百元”。这是记载江津酒最早的文字。按此推算,江津酿酒已有460多年的历史 ...
江津是有名的酒乡,酿酒历史久远,酒文化底蕴深厚。乾隆本《江津县志·赋役志》记载,早在明朝嘉靖年间,江津就缴纳土贡“酒税钞八十五贯八百元”。这是记载江津酒最早的文字。按此推算,江津酿酒已有460多年的历史。清末民初金融学家周洵(字宜甫)所著《蜀海丛谈》记载了四川酒税收入“以江津、泸州、绵竹等湘妃产酒之区,收数最旺”。民国版《江津县志》云:“高粱津人多种之”,“以之造酒”,“县城外白沙游溪及各场多有造酒人家,俗呼槽房”。“此酒上销成都,下销宜昌沙市各地”,“江津产酒甲于省”。“川省每年出酒二万万斤以上”,“江津产酒达四千多万斤”等等。民国四年八月,江津在鞍子街成立烟酒公卖局,在县属八处水陆要道(出县口)设分卡稽查酒商……
    
    《白沙镇志》载:“清朝初年,白沙酿酒业兴起,当其盛时有槽房300余家。白沙烧酒弛名全国,槽房多建在镇西驴溪河畔,形成一华里长的槽房街”。这是史上最牛独一无二的“槽房一条街”,现在这里仍叫原名。江津烧酒民间又称“老白干”,有民谣说:“江津豆腐游溪粑,要吃烧酒中白沙”。到民国初年,白沙槽房仍有230多家,每日产酒4·6万斤,年产达1000万斤以上,远销全国各地。酿酒取水的驴溪清澈见底、含矿物质极微,以此水酿洒,品质极佳。1944年,爱国将领冯玉祥到江津宣传抗日,喝了江津“老白干”后感慨地说:“好水不过驴子溪,好酒不过老白干。”这里因酒而兴,因酒而起,成为誉满巴蜀的文化名镇和商贸大镇。
    
    抗战期间,江津全县有槽房389家。抗战艰苦卓绝,坦克、汽车、飞机等动力原料紧缺,全靠酒精。从1941年至1945年间,每年江津向战区生产酒精1700多吨。江津的酒业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江津不仅是酒乡,而且还是联乡,是文化大县,历史文化名人倍出。清末钟云舫是历史文化名人,被今人誉为联圣,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包括“史圣司马迁、诗圣杜甫、画圣吴道子、书圣王羲之,词圣苏轼”在内的“文化六圣”之一。他学识渊博,遍览经史百家之书,工诗文、词曲、尤善对联。清光绪年间,因撰写对联嘲讽贪官知县被迫远走成都避祸。回来后不久又遭污陷,被羁于成都提刑按察司待质所三年。在此他创作了天下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光绪三十二年回津后,著《振振堂联稿》四卷,《振振堂诗稿》二卷、《振振堂文稿》二卷,联稿收录对联1850副,100字以上长联10副。在清末和民国期间,《振振堂》再版多达5次,它是中国楹联史上最为经典的著作。
    
    和大多数中国文人一样,钟云舫也是个善饮之辈,他一生痴爱江津酒,对其酒文化领悟颇深,酒文相依,在他所创作的诗歌和楹联作品里,也散发出浓浓的酒香。钟云舫颇具个性:纯直、刚劲、豪气,不渗半点杂质。其门人、《振振堂》集的辑注者郑埙描写钟云舫在书写对联时常是“左执樽,右执管,泼洒而就”。因他贪杯,“中酒染疾”,光绪七年(1881年),34岁的钟云舫在高牙场教塾馆,得了一场差点夺去他生命的大病。他有一个最好的酒朋友叫张松生,他们“十年交好,西窗痛饮,爪战欢呼。美酒一盅,佳肴数品,倾心吐胆,醉不言归。良夜迢迢,谈心至晓。”(钟云舫《与张松生化袱文》)由于他与张松生等长期无度酗酒,使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这年四月生病,多方寻医问药,不见好转。病入膏肓、痛苦无限,他想这回是无可医救了,只得等死,但阎王不招留他,五月中旬病愈,但他不敢喝酒了,而且还感到非常厌恶酒味,一闻到酒味就“熏熏欲呕”,于是他趁此戒酒。
    
    就在他重病前一个月,他的酒朋友张松生同样因滥酒而生疾,得了一场大病,多方寻医无果,四月初八去世。钟、张二人最为“意合情投”,张家本把丧信告诉了钟家,但此时钟云舫也生重病,家人担心这噩耗将会使他病情加重,因而就没有将丧信告诉病榻中的钟云舫。钟云舫病愈一月后,家中人才告诉他,他听后泪流满面,久久说不出活来。他立即写了祭文《与张松生化袱文》,包了袱纸,一人蹒跚地来到张松生的新坟前祭奠这位最好的酒友。数月不见,现在竟是一堆黄土,钟云舫潸然泪下,以泪和墨写下挽联——
    
    我病不寻常,一月弥留,几致幽魂从地下;
    
    兄归何迅速,十年交好,竟无杯酒奠灵前。
    
    钟云舫戒酒数月,但就在八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又在张松生家,如似从前,两人举杯痛饮,淋漓尽致。“自此之后,渐而思饮,渐而小酌,渐而手不停杯……”他又开饮酒了。以后多年,他在睡梦中都与张松生西窗痛饮,爪战欢呼。钟云舫说:想必张兄在阴间冷落,无人陪酒,待我将祖母、儿女“大事卸肩”后,定来继续陪他饮酒……
    
    钟云舫的第二个特别好的酒朋友是杨爽山。杨本是四都团副,四都团正是钟云舫堂叔祖钟平之(字体端)。清同治三年(1862),钟平之和杨爽山率乡团在高牙场、鹤山坪寨等地阻击石达开进攻江津获胜。时钟还是个少年,几年后他们就成好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喝酒,一文一武,相得益彰。俩人都是性情中人,相逢必饮酒,饮酒必划拳,划拳双双醉。在钟云舫的《饮杨爽山家即席》一诗中,一个秀才、一个乡勇,双双饮酒的豪爽之气栩栩欲活——
    
    爽山豪爽不可当,花间一醉酒千觞。
    
    奇花满地皆矜贵,,入室但闻王者香。
    
    是夕开东阁,邀余同小酌。
    
    瓜战群雄欢复哗,长鲸吸浪蛟龙渴。
    
    英雄知遇讵文章?休把儒生恼汉王。
    
    且饮一杯歌一曲,天高地阔容我狂。
    
    爽山笑曰君言是,天与斯人早位置。
    
    闲评花史邀醉侯,武乡事业陶公志。
    
    一壶未尽诗成篇,今我何如李谪仙。
    
    举觞问花花不语,秋在人间月在天。 
    
    钟云舫30多岁时曾在渝州城内游学,他住在客栈内,一天傍晚正在客栈内小饮,突听隔壁传来琵琶声,原来是一歌妓在演唱,这歌妓离家十年,还深恋着丈夫。钟云舫由此及彼,想到白乐天所遇到的琵琶女,想到自己的爱情,他无不伤心感喟,由小酌而狂饮,既而与她共饮,当晚钟云舫写下《渝州即席》诗。郑埙对此诗批注云:“一老妓耳,而卷卷恋旧,情深若此,天下惟多情者能种情,亦惟多情者言情耳”。
    
    十年一梦感沧桑,卿已蓬头我鬓霜。
    
    手把琵琶诉往事,夜深零雨打秋窗。
    
    纱窗绿映红绫袄,歌罢怜侬歌懊恼。
    
    相知只问情有无,那管桃花春既老。
    
    旧酿春醅白玉浆,双卮擎着劝亲尝。
    
    此中甘苦君知否,惟有离杯味更长。
    
    花非恼树轻离别,无那秋风振秋叶。
    
    咬定情根死不松,地远天长有今日。
    
    急水滩前不紧舟,雨淋铃夜感漂流。
    
    大家含着酸辛泪,莫与愁人添别愁。
    
    今宵且共樽前语,我为楚歌卿楚舞。
    
    生生世世有情天,此后更烦娲母补。 
    
    忠州杨裕勋,字建屏,别号笑笑居士,同治时的廪膳生员,研习书画,尤长于画荷花,人称“杨荷花”。 光绪二十八(1902年)65岁时任江津教谕兼摄训导。他对钟云舫的才华和师德师品非常赞赏。一个地方教育长官,一个是塾师,一个画荷花,一个写对联,两人最为交好。杨建屏“冷署常开北海樽”,隔三差五请钟云舫到学署内对饮,推心置腹,谈文说艺,每次都是畅谈达旦,“醉眼而归”。杨还给钟看他画的修建在母墓旁的墓庐,钟云舫特写《题杨建屏学师墓庐图》诗,该诗记下了他俩“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情形。一年半后,两人都被牵扯进“举诉县衙赤旱之年加收税赋”的“粮章案”中,杨被解职归乡,他活到84岁,民国十年(1921)才过世。但钟早在清宣统三年(1911)就离开人世,他得到钟辞世的噩耗后,无限伤感,在长江边为钟云舫置酒祭奠,还撰写了挽联——
    
    终生欢喜不知愁,善书、善画、善饮、善诗,得一钱用一钱,竟忘却我为何人,今是何世? 
    
    过眼繁华真若梦,有花、有酒、有园、有榭,去几日乐几日,能如此生而无恨,死亦无悲!
    
    钟云舫每日中、晚饭前必饮酒,独个在家也不例外。夫人谢氏是贤妻良母,还要给他弄上几个拿手小菜,然后陪他小酌,红袖添香,其乐无穷。谢氏五旬生日,家中办小宴庆贺,夫妻对饮相戏,儿孙把杯相敬,真是天伦之乐。钟云舫有二联记录了此事。
    
    其一:
    
    儿奉酒,孙奉羹,但凡瓜葛之亲,予小子其退;
    
    卿祝老,侬祝少,且把菖蒲作酒,我二人共贞。
    
    其二:
    
    二三辈,嬉游儿女,何解称觥,惟好取蔬食充肠,对此红榴,倾兹绿酒;
    
         五十年,贫贱夫妻,忽然伤老,愿各向情天稽首,拔我白发,还汝朱颜。  
    
    光绪三十三年(1807)农历8月初9是钟云舫60生日,他从牢狱中出来不久,本也身衰力竭,仲子德廉已逝,季子德谦远在日本。陪他饮酒过生的只有夫人谢氏和门人郑埙,他心恢意冷,倍感凄凉,只借酒消愁,喝得个淋漓尽致,还写下一副《六十自寿联》——
    
    笑我菲材,六十曰耆当指使;
    
    与君共醉,十千沽酒莫辞贫。
    
    一次,钟云舫与朋友一起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后诗兴大发,挥毫写下《醉歌》长诗,该诗想象神怪离奇,曲曲折折,古奥深邃,是一首充满着浪漫主义彩色的诗歌。
    
    钟云舫师友多,联友多,酒友多,又爱打抱不平,因而请他喝酒的人特多。加上他豪气、耿直、干练,所以常喝醉。本是个非常较真的人,喝了酒,更敢直言,各方是非都要进行批评和讽刺,对县衙内的官吏更是讽刺无遗。因而他不仅得罪了一些朋友,还得罪了官府。白溪场望族江镜轩乃书香门弟,他和钟云舫都是秀才,他俩在县城客栈里因喝酒而相识,熟悉后相互交换诗联,互为唱和。但江镜轩酒量不大,喜酒而不嗜酒,每次只能用一小盅,而钟云舫每次都是几大盅,他喝得面红耳赤,然后对江镜轩和各个师友、文友品头论足,甚至吹毛求疵、横加指责,“暴气凌人,不可一世,辄肆口谩骂”。对县衙更是写诗题联进行批判,得罪一大拔人,“几於毁冠弃弁,便溺儒生,终属贾祸之道……”。江镜轩是挚友,深知其秉性,因而从不记较,反而多次规劝他,“酒后耳熟,气旺胆大,口无遮挡,万不能妄加指难他人”,他还多方到被钟云舫谩骂的朋友家中替他开脱,说钟“心胸耿直,只酒后乱言”等。后来钟、江两家成为亲家,钟云舫长女嫁了江镜轩的儿子江少轩。钟江两秀才,因酒相识,由酒友到文友,再到亲家,也算江津酒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光绪二十九年(1903),钟云舫蒙冤被羁押到成都提刑按察司待质所,官府对他实行“不质不询不释”的“软打整”,他被整整监禁了三年。三年凄风苦雨,夫人谢氏非常牵挂他。她想起在家时夫唱妇随,时时为他斟酒添菜的情景,无不伤感落泪。在牢笼里谁人能为他斟酒?第二年中秋之际,谢氏写了《薄命伤寄外诗》托人送到给丈夫。诗中有四句是这样写的——
    
    偶然惦记好时光,两年孤零独称觞。
    
    有谁杯酒助清狂?妾稽首为君筹一觥。
    
    心随明月进君旁。进君旁,劝君尝,
    
    此中点滴血成浆,怎不教人泪两行!
    
    此后,谢氏又托去成都的熟人如丁剑秋、龚农瞻等给丈夫捎去江津酒。就是因为有江津老白干的浸润和滋养,牢笼中的钟云舫在无一书可参考的情况下,也是灵感如泉涌,文思尽飞扬,写下了被今人誉为国宝的1612字的天下第一长联《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这也算是江津洒对中国楹联艺术的伟大贡献吧。
    
    光绪三十二年(1906)钟云舫走出牢笼,他身体很差,但嗜酒不改,只是在量上有所缩减。他朋友刘靖成的二弟在游溪场开张烧酒房(槽房),他执意要前往庆贺,并送去了贺联——
    
    遍地植春风,桃花尽饮刘伶酒;
    
    沿山开夏屋,杨柳相依白传邻。
    
    钟云舫既是好酒之人,又是楹联高手,城中各大小酒肆和白沙、龙门滩、仙峰、仁沱等场的许多槽房都有他撰写的楹联,特择录几副供其雅赏。
    
    不算英雄三几杯何必尽推尽让;
    
    莫装醉汉一两吊还须现吃现开。
    
    在红尘浪饮三杯打开怨府愁城显露得将军赤面;
    
    有清风不能一醉叫做悭肠俗骨辜负了年少青春。
    
    此是便益坊君子有酒宾式燕;
    
    何须老鼓板众人皆醉我独醒。
    
    一炉火候观蒸气,
    
    十里春风闻酒香。
    
    提瓶酒来醉醺醺好谈千古事;
    
    扯张席坐香馥馥偏啜五侯鲭。
    
    馐用百有二十品;
    
    醉到一万八千年。
    
    糟邱生何处提壶当由灌口;
    
    麴秀才于此加烤量有作头。
    
    斯人待我行觞政;
    
    此地封侯得醉乡。
    
    浓淡相兼愿与醉侯斟酌去;
    
    圣贤同道曾经麴部品题来。
    
    好从箱口觇涪水;
    
    喜得泥封向酒泉。
    
    诗人无酒苦吟哦,笔醮酒墨写华章。钟云舫对江津酒的嗜好已达到了痴迷的境地,清冽纯正、醇甜柔和、馥郁净爽的江津酒催生出他诸多的创作灵感,对酒当歌,他成就了联坛圣人的地位。但钟云舫过于贪杯纵盏,这酒又使他时常进入某种虚幻的精神陶醉境地,他在麻醉中体会到社会的不公和人间的无奈。
    
    下面几个名流对江津酒的爱好与钟氏相比却又是一番情趣。
    
    1938年.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流寓江津,住鹤山坪石墙院。60多岁的他因疾病缠身显得非常苍老。其实,年轻时叱咤风云的陈独秀是非常喜爱饮酒的。他早年从日本留学归来写了一副对联送同学台静农——
    
    坐起忽惊诗在眼;
    
    醉归每见月沉楼。
    
    不久,陈独秀到杭州,与北京大学同事、著名学者沈尹默相交甚密,他们过的仍是一种“诗酒豪情”的生活,两人常常狂饮作乐,陈独秀还作了一首诗——
    
    垂柳飞花村路看,酒旗风暖少年狂。
    
    桥头日系青鬃马,惆怅当年萧九娘。
    
    由此可见,早年的陈独秀也是一个非常嗜酒的先生。后来由于他进行革命,经历了一次劫难、八次被通缉、四次被捕入狱,流寓到江津后,身体每况日下,所以他不能饮酒。但每当他慢步江津街头,偶尔从酒肆中飘飞出能使半街生香的酒味时,他又垂涎欲滴。1940年初冬,他应邀到鹤山坪下坪参加一个农家青年的结婚宴,他先品醮了一小点,这酒太醇香了,于是喝了两杯,晚上经不住诱惑又喝了两杯,“闹洞房”时,他第一次看到这男女老少和尊卑不分、对新娘乱说乱动的“狂闹”民俗场面时,酒兴和诗兴大发,平时是“谦谦君子”的“陈先生”也动起手脚来,还写下了一首《江津乡间闹房酒》的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0469号   渝ICP备14003427号-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9006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20】1961-212号
Copyright (c) 2005-2020 www.E47.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