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津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江津
江津在线 网站首页 江津概况 本土文学 查看内容

少年情感世界的解读者

2009-7-28 00:00| 发布者: 江津在线婷婷| 查看: 925| 评论: 0

摘要: 诗人邱易东曾在诗集《中国的少男少女》中说到:“少年和童年是什么?不仅仅是单纯的露珠轻盈的舞姿,不仅仅是微风吹过的小草嫩绿的致意。少年的心是大海是宇宙,充满向往、憧憬,渴望知识、力量,希冀走向丰富、深刻 ...
诗人邱易东曾在诗集《中国的少男少女》中说到:“少年和童年是什么?不仅仅是单纯的露珠轻盈的舞姿,不仅仅是微风吹过的小草嫩绿的致意。少年的心是大海是宇宙,充满向往、憧憬,渴望知识、力量,希冀走向丰富、深刻、成熟”。[1]少年时代是人生中的特定时期,是人由天真烂漫走向成熟稳健的过渡与转折;是人由依赖走向独立人格的开始。处在青春期的少年渴望成长;渴望互相交流;更渴望纯真无邪的友谊。他们对世界充满幻想,对未来充满憧憬与希望。少年的心中却充满了“长大”的渴望,他们总是希望自己早些成熟早些进入社会,早些去用双手打造自己的一片天空。
  
 少男少女的情感世界是人生宝库中最美妙的一章;少男少女的情感世界是人生乐曲中跳动最强烈的一个音符。处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之间朦朦胧胧的情感是一杯不曾兑水的醇酒;是一支楚楚摇曳的红玫瑰;是他们成长后心口上一颗不可磨灭的朱砂痣,将永久的在他们心灵最深处珍藏,这种最纯洁、最真挚的情感总令成人留恋不已,历经沧桑的成人们则会更加怀念少年时无忧无虑的情感。

  少男少女之间朦朦胧胧的情感在许多儿童文学作品中都有浓墨重彩的表现。如在秦文君《十六岁少女》中,十六岁的“我”对郑闯纯真无暇的眷恋之情,作者以她女性真实细腻的情感和独特的表现手法打动了许许多多成长中的少年。还有女作家韦伶的《出门》描写一位十五岁的少女生平第一次外出游览,与一个高年级男生相逢,片刻邂逅不仅让她增长了见识,也让她萌发好感。作者把少女内心的冲动以及对异性产生交往的渴望描摹的入木三分。少年的情感世界敏感中又有些嬗变,脆弱中又有些坚强,单纯中又有些成熟,真诚中又有些开朗,这也是青春期少男少女情感世界的真实体现。
    

  近十多年来世界各国儿童心理学家发现儿童由于生理的普遍早熟,带给他们心理的“成人化”倾向。据此我国不少儿童文学家也提出和证实生活中存在的一个新的反常现象,就是一些孩子对儿童文学竭力表现的天真烂漫和稚气非常反感。[2]而重庆诗人钟代华正用孩提的眼光去观察;用真挚的童趣去感受;用纯真的童心去捕捉;用饱含浓墨的笔去描摹成长期少男少女心灵微妙的变化,淋漓尽致地解读了情窦初开的少年们内心的世界,叩开了他们的情感之门,穿梭于少男少女的情感世界之中,从而创作了一首首少年内心世界的情感成长史。
    
  钟代华曾出版《纸船》、《让我们远行》两部儿童诗集。曾荣获“宋庆龄儿童文学”、“陈伯吹儿童文学”、“台湾薛林怀乡青年诗”等多项大奖。荣获全国读者投票评选的上海《少年文艺》杂志1995、1996、1997、1999年度“好作品奖”。钟代华具有较为开阔的艺术视野,他热爱儿童、热爱人生,真诚地表现儿童和他们的愿望。青年诗人蒋登科这样评价他的诗:“儿童视角是钟代华儿童诗的艺术出发点。钟代华具有一颗童心,他能从儿童的视角去展开自己的作品,这是确定儿童诗与非儿童诗区别的重要因素之一。钟代华的儿童诗面对生活,以孩提的心灵感受生活,以孩提的语言表现生活,从而构成了一个充满童心与真诚的艺术天地”。在钟代华的诗中,有一种青春气息,有一种带着微笑、带着歌唱走向春天,走向阳光的力量。一起来仔细品味钟代华的诗:

   趁着老师转身的间隙/趁着其他同学/还没在意的时刻/课堂上/我回头望了你一眼/望了一眼/平常早就在我心底/已有点深刻的你/也许这是一种特别的注视/难道就这样/我们开始走进了/一个陌生而新鲜的花季/如果这一瞬/能有你会心的一笑/你就是我身后的太阳/我就有了阳光的激励/从此总有一块磁石/在很多的时候/吸住已经分散的注意力/但愿课堂之外/我们都会阅读到一种/别人难以知晓的微甜/并品味那刚刚青春的情绪
                                                                                              (《课堂上我回头望了你一眼》)
           青春的萌动是每个少年必经的心里历程。在《课堂上我回头望了你一眼》中,羞涩的少男少女渴望与自己喜欢的异性交往,但又不敢公开,只能在课堂上偷偷观望,在课下悄悄交往。作者把他们或她们对异性渴望交往,但又怕被老师和同学发现的晦涩朦胧之情真挚传神地表达出来。作者把处在青春萌动期少男少女之间的那种朦胧的情感刻画的逼真又贴切,形象又生动。同时也真切地传达了友谊的纯真,对未来的幻想,与少男少女达成心灵的共鸣。同样的主题在《小小精品屋》中体现的更加强烈。
           ……本来我们相隔并不遥远/也许心灵的道路隔水隔山/所以我才悄悄地向你放飞/但愿穿过雾朦胧雨朦胧/飞向谁也不知晓的岸边……也许很久很久以后/当婚礼进行曲为你奏响时/你可还记得/我那风铃曾经的旋律与悠然                                                                                      (《小小精品屋》)
   诗人描写了少年羞涩朦胧的初恋情怀,透露出爱的讯息。作者把这种情感描摹的恰到而又有分寸,既珍视那深藏于心的美好情愫,又未让其蔓延扩展。诗歌真挚如实的表现了青春期的少年们微妙而又隐秘的内心情感世界。这种情感也是少年心中自我意思开始萌动的外在表现。尤其是诗的后两句,使得整首诗歌在瞬间闪出璀璨夺目的火花,产生无尽的诗意,如一盏明灯点亮少年的心房。钟代华尊重少年独立人格和精神世界,用他敏感的笔触捕捉到少年内心微妙的变化,细致入微地表现了少年的这种心理机制,为读者解读了少年的内心情感世界。正如儿童文学评论家彭斯远所说:“钟代华创作中,总是一往情深的努力表现孩子的友谊交往,努力表现他们的自强不息和男子汉精神,同时也努力表现正在年少一代心灵深处不断得以升华的意识……”。
   儿童文学理论家班马曾提出:“儿童反儿童话”这一命题,这一命题“反映着儿童渴望和尝试着追求的能力”。同时他还认为,“优秀的儿童文学简直是一种写成熟的文学”。而成熟是什么呢?“成熟——就是丢掉童年的一些东西,就是丢掉幼稚、软弱无能,就是丢掉父母羽翼的保护,丢掉甜蜜蜜的境遇”。[3]他还借鉴社会学家费孝通关于儿童在15岁时必然经历“社会性断乳”的理论观念,来论证少年存在从软弱走向强大,从幼稚走向成熟的生理和心理变异过程。[4]正是因为儿童心中的反叛和追求,他们心中的自我意思开始萌动,开始扮演他所向往的成人角色,他们渴望能像成人那样与同龄异性交往。处在青春萌动期的少年对异性产生好感是无可非议的;是纯真浪漫的感情;是他们渴望走向成熟的一种表现;也是他们尝试追求的一种能力。班马还说:“正是在儿童与环境的种种冲突中,儿童的自我意识开始形成。刚出现的这种自我意思,首先是寄寓在儿童想象之中的。在这种带有梦幻性质的想象中,他变成了无所不能的勇士,而暂时抛弃了软弱的儿童形象”。[5]
  在当今少年已不再是“缩小了的成人”。如果还将他们视为“缩小了的成人”必然带给他们更大的反叛。处在心理和生理发育期的少年们不希望停留在“儿童状态上”。他们有强烈的变成大人的“心理定势”,而不是被看作小孩子。他们处处希望长大,摆脱童年,对异性能更多了解,早些拥有自己的空间,挣脱父母老师的束缚,努力走向成人世界,能象成人一样正常地交往。儿童文学博士谭旭东曾说:“钟代华的儿童诗创作很显然不仅在透视少年一代的生活与内心,他真正的目标在于以美的诗行实现与少年的心灵交流对话从而达到慰藉少年心灵,引导他们自强自立、向善向美”。[6]诗人钟代华正用自己的成熟去重新体验童心,去重新观察世界,在跟少年心理、生活同步的前提下去引导少年,去用诗歌去解读少年男女的情感世界;用诗歌行去擦亮孩子的眼睛,引领他们前进。 
   成长意味着一种生机美,成长也孕育着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也意味着少年渴望独立的意识。在钟代华《星座》一诗中,少年不仅表达了对即将逝去的友谊的珍惜,而且还表达了对快快长大的渴望。“在快要失去少年感觉的间隙/轻轻地映亮心中的花朵”。同样这一主题在《陌生的开始》中也有所表现,“陌生的眼神里/谁在鲜红/谁在翠绿/从陌生出发/我们一起走向不寻常的/那些阳光那些雨”。儿童文学博士谭旭东讲到:从少年的生命意思和人格意识的重视来看,钟代华显然超越了前辈儿童诗人。“好孩子”、“乖孩子”、“小太阳”的形象不再出现在钟代华的诗中,儿童的个性特征与品格的真实性大大增强。[7]在钟代华的笔下孩子不再单纯、可爱,他们已经变的早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单纯”的“成熟”,才更加激起他们对异性交往的渴望。这些主题在《第一次等女孩上学》、《为女孩撑了一次伞》都完美的体现。钟代华诗中的少年敏感、多思;聪明、进取;单纯、开朗;欢乐、悲伤;成熟、胆大。作者把处在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内心情感世界解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著名诗评家吕进这样评论钟代华的诗: “他的诗,用光亮的童心去融化外部世界,用光亮的童心去建筑语言方式,形象地展现了纯净、光亮的童心世界,联想丰富,技法多样,节奏明快,为我国儿童诗的新拓展积累了有益的艺术经验”。[8]


    儿童文学研究家彭斯远曾说:“由于儿童文学对成人话的追求,还带来了当今儿童文学语言从昔日单一的浅显易懂、欢乐明快,走向包括朦胧含混、忧郁沉重内在的多种语言风格追求”。他还说“语法(造句)要单纯而又不呆板,语汇要丰富多彩而又不堆砌,句凋要铿锵悦耳而又不故意追求节奏。少年儿童文学作品要尽可能少用抽象的词句,尽可能多用形象化的语句”。 [9] 钟代华的儿童诗整齐与错综、简洁与繁复交融错落,对语法规范的突破等等都表现了他具有较高的文体自觉性,他始终在儿童诗的文体可能之中进行着各种尝试与探索。在钟代华的诗中,尤其对少年心态的表达上,钟代华没有运用一些浅显直白、通俗易懂的词语。他努力追求色彩的浓烈与凝重,这使他的诗因为色彩而亮了起来,活了起来。在《洁白是雪的青春》一诗中,作者把“洁白”、“绿”、“暗”、“纯净”、“透明”等大量颜色词汇运用的得心应手。钟代华的诗歌在修辞方式的使用上,除常用比喻、拟人、排比等手法外,还频繁使用象征派诗歌中的通感。如《小小精品屋》中,“心一会就彩色了/那些感觉被染的青嫩新鲜”。“彩色” 、“青嫩新鲜”本来是形容词,用来形容客观存在物体的外观色泽,可是在这里却用“彩色”形容“心”的感觉,用“彩色”形容少年在精品屋愉快喜悦的心情,用“青嫩新鲜”表达少年在精品屋欢快雀跃的感觉。同时作者还违反语法现象,突破常规句子搭配,即感于大胆拧断语法的“脖子”。如《陌生的开始》中,“陌生的眼神里/谁在鲜红/谁在翠绿”。“鲜红”、“翠绿”本是形容词可是在这里却作动词使用,这样就使整个句子活了起来,整首诗歌显得生机盎然,使“陌生的眼神里”充满“色泽”。同时也把少年内心世界渴望与陌生同学交往的情感解剖出来。以上这些特点也是钟代华诗歌不断创新的亮点所在。
    

   钟代华饱含诗人的高洁情素,真挚的创作了一首首满含童心的儿童诗歌。钟代华的儿童诗歌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少年内心情感世界,也体现了新一代童诗作家孜孜不倦的追求。钟代华的诗歌充满爱心,充满童真,他用诗歌唱出了一曲曲少年的心声。钟代华以一个诗人胸怀来写儿童诗,他用自己的诗歌开启孩子的心灵,擦亮孩子的眼睛。他的诗歌浅显易读,又富深度。他的诗歌是一个时代的诗人对未来世界憧憬与呼唤。
    
    
    
    
           参考文献:
    
    
           [1]彭斯远、郑德昌.少年精神世界的守望者——邱易东诗歌研究[C]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
    
    
           [2]彭斯远.中国儿童文学潮[M]成都:天地出版社,1996.
    
    
           [3]班马.班马作品精选.[M]南昌:21世纪出版社,1997.
    
    
           [4]彭斯远.儿童化与成人化[J]昆明: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3 .
    
    
           [5]班马.班马作品精选.[M]南昌:21世纪出版社,1997.
    
    
           [6]张继楼.中国儿童诗[J]重庆:重庆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2004.1.
    
    
           [7][8]谭旭东、吕进.独特的艺术敏悟和诗歌追求[J]重庆:海棠杂志,2003.2.3.
    
    
           [9]彭斯远.儿童化与成人化[J]昆明: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3 .
    

           (发表于2004年《山西师范大学学报〉研究生专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0469号   渝ICP备14003427号-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9006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20】1961-212号
Copyright (c) 2005-2020 www.E47.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