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津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江津
江津在线 网站首页 江津概况 本土文学 查看内容

一个女诗人和她的残疾儿子

2009-7-28 00:00| 发布者: 江津在线婷婷| 查看: 1095| 评论: 0

摘要: 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一位当代诗坛活力四射的女诗人,在经历巨大的情感之痛后,终于在苦涩与幸福的双重煎熬中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然而,命运像一场纠缠不清的梦,再次把她牢牢缚住--小儿子生下来便患有先天性神经性 ...
  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一位当代诗坛活力四射的女诗人,在经历巨大的情感之痛后,终于在苦涩与幸福的双重煎熬中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然而,命运像一场纠缠不清的梦,再次把她牢牢缚住--小儿子生下来便患有先天性神经性耳聋、眼球退后综合症、先天性脑萎缩!
    
           奔走于永川、重庆、北京等地,面对高昂的医疗费,坚强的她却显得有些无助……
    
           她的名字叫何小燕,笔名红线女,大足县龙西小学教师。
    
    
    一个女诗人和她的残疾儿子
    
           ——访青年诗人红线女(何小燕)
    
    
           本报记者 龙远信
    
    
    
    
    
           人物简介:
    
           红线女,原名何小燕,生于七十年代,重庆大足人,小学高级教师。重庆市作协会员。作品先后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林》、《大家》、《绿风》、《岁月》等刊物发表。入选《2004-2006年中国诗歌选》、《当代世界华人诗文精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中国2007年度诗歌精选》等重要选本。已出版个人诗集《频来入梦》、《中风的眼睛》、《手指上的月亮》。       
    
           人物语录:
    
           ■诗歌是我的孩子,我的爱人,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我爱他们,永远。
    
           ■诗歌是宽大的,也是狭小的。你的思想有多大,它的弹性就有多大;你的思维有多小,它就有多小。
    
           ■诗人必须是一个正直的人,坦荡的人,纯粹的人,善良的人。
    
           ■好诗总要给读者带来新的感受,新的发现,新的情感,或新的意象和想象,新的构思角度和语言风格;它还是给诗的传统带点新的贡献……一首好诗,虽不能占有以上全部因素,但起码要有其中的一两项因素。
    
           ■诗歌可以净化我的心灵,让我不世俗,不矫情,让我纯美,干净。
    
           ■诗歌是我的灵魂,在众生之中,它必须和我一样本真,高雅,善良,乐观而豁达。
    
           ■诗歌使我富有,诗歌让我不再荒凉。
    
           ■没有一首诗不是依靠技术生产出来的,只是诗人们尽量遮蔽技术,为的是装饰诗歌的自然,甚或自由。而有时,这恰恰是诗歌或者诗人最大的虚伪和幼稚。
    
           这是一次特殊的采访,这是一次艰难的采访。
    
           每一次提问都意味着一种伤害,每一次交谈都像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11月20日晚,与青年诗人红线女预约,进行网上采访,走进了她那艰难的生活和美好的内心……
    
    初涉讲台:“怀念那段艰苦却单纯日子”
           1992年,怀着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对自己从事的“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的无限挚爱,红线女从大足师范毕业,分配到自己的母校——回龙镇长田乡走马村小学校。
           这是一所只有3个班,70多个学生的村校。学校一共3名教师,除了红线,另两名是代课教师,就红线女是正式的教师。红线女接的是四年级班,又当班主任,又当“编外校长”——村主任教师。
           1994年,红线女以优异的成绩被调到了长田中心校。“那是一段单纯、艰苦却令人感动的日子,也是我生活得最自在的一段时光。”红线女说。
           当时,我家还种了田土,还喂了几头猪,我弟弟和妹妹在长田中学念书,父亲在县城民师班读书,哥哥远在龙水镇教书。除了上课,红线女还用自己稚嫩的双肩,担负起照顾弟妹的重任,还要干农活和家务。除了没犁田,栽秧打谷子,红线女什么都做。
           说到这里,红线女很多感慨:"现在很多人不会相信的,但如果你自己看我的手和我的肩,你就会相信了。
           "红线女对教学工作十分认真,深得孩子们和家长的喜爱。每年过年时,家长们都要请红线女去吃吃饭,特别是杀年猪的时候,还经常来帮我做点活!
           随后,由于婚姻和孩子的原因,红线女调大足县最大的农村小学——位于龙水镇的龙西小学,这一呆就是14年。
           红线女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有一种崇高的责任感我使命感。“到现在,我只做好了一件事,那就是教书。我这一生都不会离开我热爱的讲台的”。谈到教书,红线女有些自豪,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教研活动、赛课活动她从来不落在后面。正因为如此,2006年,在龙西小学,红线女脱颖而出,成为该校最年轻的高级教师。
    相爱:苦涩与幸福的双重煎熬
           对于红线女来说,1996年冬天特别冷。她没有想到,自己由于婚姻和孩子我调到龙西小学仅一年,却不得不放弃那段破碎的婚姻。离婚时,她什么也没要,只要了儿子,寓居在哥哥家里。
           1997年,一个小她一岁的小伙子转业回地方,分配到龙西小学任红线女所任班主任的那个班的体育教师。小伙子有些内向,不良交往,却十分善良。由于工作的原因,他们便有了交往,一来二往间,爱情之门打开了,两颗年轻的心靠在了一起。
           说到了这里,红线女说,自己永远忘不了一个小小的细节。那时,他们刚交往,红线女的儿子从乡下她妈妈家里到她那里来玩。每次,他们一起吃面条,小伙子总是把那个叫臊子的肉挑出来,给她的儿子吃。儿子回乡下去了,如果他们一起吃面条,他就把面里的肉挑出来给红线女吃。
           “我当时就想:他对我的孩子都那么好,肯定会对我不错的。所以我就选择他了。”
           然而,两人的感情一公开,就迎来双方父母的坚决反对。小伙子的父母家庭条件很好,加之儿子选择的又是一个有过感情挫折的人,他们给儿子下了通谍:选择她,就扫地出门,断绝父子母子关系。否则,就离开她。
           红线女的父母也反对,认为小伙子不适合她。
           那些日子,相爱的两个人在苦涩与幸福的双重煎熬中,毅然走到了一起。红线女和陆沼?结婚了。丈夫离开了父母,和红线女住到了学校里。
           “我永远都要感激他,像亲人一样爱他,爱他的家人,我永远都要感激他。”谈到自己的丈夫,红线女内心永存爱和感激,话语也有些竟有些语无伦次。
    
    铭心之痛:小儿子浑身埋着“地雷”
           似乎命运的阳光一直以来就没有照在红线女的身上。
           说起小儿子陆沼言,记者明显感到,打字速度比记者快的红线女手指有些缓慢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小言言是仅7个月的早产儿,在宫内窒息,浑身青紫的来到这个世界,哭都哭不出来,更别说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了!打针,输液,补充血浆还有输血,第六天才睁了一只眼,第九天才出了重症监护室。看着那不足5斤的身子,蜷缩在那些柔和的布里,红线女使劲握,就好象只握着空气的感觉,轻飘飘的!还有那没有拳头大的头,上面沟壑纵横,头骨突起,带着温柔的细细的呼吸,没有笑,也不哭……红线女的心撕裂般疼痛!
           不到一岁时,小言言就确诊患有先天性脑萎缩。一岁多时还不能爬动,两岁多还不能连贯地说出三个字。
           揣着一线希望,红线女走遍了重庆第二人民医院、大坪医院、两路口的儿科医院、第三军医大、重医附属一医院,最后,身心疲惫的红线女得到的结论是:言言患先天性面部畸形、眼球退后综合症、传导性耳聋。
           言言视力很差,更差的是听力。关于听力,在重庆的医院有两种结论:一是神经性耳聋,一是传导性耳聋。不得已,小言言同时佩上了眼镜和助听器,由他的右耳廓很小,几乎没有,所以眼镜和助听器常常戴不稳。
           今年7月,红线女借去大庆参加《岁月》杂志举行的一个征文笔会的机会,想带孩子去目前五官科医疗技术很好的北京同仁医院,进行确诊。在北京我和孩子待了差不多10天,在朋友的帮助下,终于结果出来了:儿子患的是先天性神经性耳聋,只要有钱就可以医治。专家还告诉她,整形要4万,植入大脑皮层下的助听器要6万多,还没说手术费什么的,大概要十几万。专家说,孩子10岁以前是最好的恢复期。可那笔昂贵的手术费,对于一个为给孩子看病早已负债累累小学教师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每一次,红线女看着儿子默默躺在检查室的病床上,禁不住麻醉药折腾而闭上强睁着的眼睛,她在心里一次次地自责:“多么可怜的儿子,我怎么就没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呢?要残废为什么不是我的呢?”
           言言经常发高烧,每次都没有征兆,不流鼻涕,也不咳嗽,而且每次都不会低于39度。每次他发高烧了,无论是什么时间,红线女都惊惶的带着儿子去医院……她怕,她担心,怕一不小心,儿子就会离开她!到了医院,一般都得住上好几天,输上好几天的液。每天,红线女都强打精神,心碎难耐的守护着他。儿子的血管很细,很小的脸很小的头很小的手脚当然是很细很细的血管。扎针的时候,每次儿子都得承受更多的疼!记得那时,儿子右边的太阳穴处那根血管比较粗点,有一次儿子高烧住院,就那根血管就被扎了26针,那个地方,直到现在也没长出头发来!每次,红线女都在心里对儿子说:“我可怜的儿子,我对不起你,让你还没长大就先承受那么多的苦痛!”
           在一家人的小心翼翼的呵护下,陆沼言已长到了8岁,上小学二年级了,体重却不足20公斤。诗歌:倾诉生命和爱无法承受之重
           在世人面前,红线女表现出少有的坚强——她没有必要把痛苦写在脸上。但是,每当夜静更深的时候,望着熟睡的儿子,那种揪心的痛却像挥之不去的梦魇般折磨着红线女。
           “什么时候,什么契机诱发你的创作?”记者问。
           “还是孩子的病吧,主要还是生活太压抑了。”
           最初,自幼就喜欢读书的红线女只是写点日记似的随笔,把记者对生活、对爱情、对人生的感悟,特别是对儿子的那份情感记录下来。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走进了“绿风诗歌论坛”,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红线女还不知道网络诗歌什么的,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率真地写,写很直白的诗,然而,在论坛上贴出来。她在诗歌里尽情倾诉着自己对生命和爱的那份无法承受之重。同时,红线女又去了很多诗歌论坛,在那里“释放”内心的淤积,在那里受到了众多的鼓励。那些日子,她在论坛上畅游,玩得很“火爆”。
           2007年,红线女到重庆参加重庆直辖10周年诗歌朗诵会,知道了有“博客”这东西。回来后,就建立了自己的博客。
           绿风简明版主在读过红线女的小诗《一个人醉》后这样点评:一个将生活中的馈赠:苦难、友情、忧伤和帮助,视如荣誉一样珍贵的人。红线女属于网络上非常稀有的真诚而勤奋者,与人为善,勤勤恳恳,不张扬,也不矫情。“只是日子太厚/光亮无法抵达/(一个人醉)。”一个从不辜负生活的人,生活决不会辜负她。
           “红线女的名字还是朋友兼老师左岸给取的,也是他帮我注的册。”谈到自己在论坛和博客上受到的帮助,红线女充满感激。
           红线女在当代诗坛迅速“走红”,并引起了众多著名诗人、评论家、权威诗歌刊物的关注。短短三年时间,红线女无疑创作了个人创作的奇迹,她的作品先后刊发于《诗刊》、《星星》、《诗林》、《大家》、《绿风》、《岁月》等刊物。2007年《诗选刊》一下子刊发了红线女的15首诗歌,并配发了简介和照片。短短三年时间,她先后出版了《频来入梦》、《中风的眼睛》、《手指上的月亮》等3部诗集,并加入了重庆市作家协会。
    卖房子:为救儿子,她已经没有退路
           而今,儿子已经战战兢兢地长到8岁了,虽然还是像一颗豆芽菜那么瘦弱,但却在努力地长大。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想到专家叮嘱的年龄“门槛儿”——10岁前,红线女就一筹莫展。
           红线女的第三本诗集是朋友无偿赞助出版的,她希望通过售书,能够攒一些钱,能凑多少是多少。据了解,该书出版后,目前已经售出近1000册。对于昂贵的医疗费用,这毕竟是“杯水车薪”。
           “还有其他办法吗?”记者问。
           “目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房子卖了,给儿子看病。”红线女显得有些无奈。
           红线女现住在龙水镇,购卖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住房。
           虽然房子有点旧了,早该重新装修了,但没钱。"现在二手房价在缩水,我担心卖了房子的钱还不够给儿子看病呢。"红线女再次陷入了无助之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0469号   渝ICP备14003427号-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9006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20】1961-212号
Copyright (c) 2005-2020 www.E47.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