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津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江津
江津在线 网站首页 江津概况 人文历史 查看内容

探秘江津石龙门:狸猫换太子的未解之谜

2017-11-4 09:08| 发布者: 江津在线婷婷| 查看: 27677| 评论: 0

摘要: 江津,巴国属地,南北朝建县;隋开皇十八年名定江津。上千年历史更迭,将众多传奇如江水般,注入这座以江为名的城市。拨开历史浓雾的重围,众多的古庄园群落跃然于眼前,就像是一颗颗珍贵的历史遗珠,等待你一步一拾 ...

江津,巴国属地,南北朝建县;隋开皇十八年名定江津。上千年历史更迭,将众多传奇如江水般,注入这座以江为名的城市。拨开历史浓雾的重围,众多的古庄园群落跃然于眼前,就像是一颗颗珍贵的历史遗珠,等待你一步一拾。

寻访古庄园的脚步还在继续。庭院深深中的一砖一瓦,却把人们带入一场又一场关于历史人文,众多传说的寻找与沉思之中。

四面山周边30多个古庄园群落,由会龙庄领头走出深山。这方关于庄主之争的疑云还未散去,那方静立在塘河古镇丛林间的石龙门古庄园,散发出神秘的气息,正等待世人解答身世之谜。

浓雾中的犀牛石与艾子香

入秋后的阵雨稍息,塘河古镇旁的溪间蒸腾起水雾,让这座存在上千年的古镇有了几丝仙气。绕行于农家吊脚楼间,踏响脚底的青石。一场关于历史与谜题的寻索之旅即将展开。

石龙门村,一片密林小山间,白墙青瓦的马面墙。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龙门庄园座落于此。朝夕与农田、竹林相伴,庄园与生俱来的亲和气质,使人忍不住要一探究竟。

前脚还未踏入院门,本地向导就提醒:“不要乱穿,会迷路!”老乡嘴角挂着谜一般的笑容。进入庄园,头顶上的天井将阳光聚拢洒下。闲庭信步地穿房越院,几分钟过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很难说清哪里是前厅,哪里是后院。一间间前后左右相连的屋子,犹如迷宫。“这里的房间有500多间。”眼看着屋前屋后门门相连,多次来此调研的江津区文管所专家王世俭,始终纠结着房屋的具体数量。每一间房间前门挨着后门,要明确个方向,就得凭个运气乱穿。

庄园里现在仍有十多户当地居民。在他们的指引下,我们在一处两层楼合围的天井中,找到了庄园里藏匿的一大宝贝——“犀牛石”。“这块石头灵得很。”住在天井后院的一位老大爷很是自豪,脚下轻跺石板,笃笃声清脆入耳。每逢大雨将至,或是暴雨后的阳光初现,石板上就会显现一头酣睡犀牛的模样。犀牛由何而来,为何能预测晴雨?一旁的王世俭浅笑不语。犀牛石不远处的一座院落里,两层吊脚楼上,还有描金绘花的木质墙板。楼上正是过去庄主家小姐的闺房。历经年月磨砺,虽不见旧时闺房伴香的模样,但艾子香的传说,老住户们却笃定存在。“要想闻到艾子香,就得看你的运气好不好。”王世俭笑着说,“我倒是闻到过。”可艾香从何而来?他走遍整个庄园和周边的地头,也从未见过艾子的影踪。这缕香气也成了谜。 

“八阵图”迷踪  

抽身天井庭院,站上远处的小山坡,整个石龙门庄园如一幅建筑群落图展现于眼前,磅礴宏大。建筑面积达到7300平方米的石龙门庄园,是石龙门村发展的核心。江津区文管所经过数年考证,最终落定了石龙门的来由。

1805年,陈氏家族买下旧时的康家老宅,因门前一方条石像龙,便取名为石龙门。王世俭调研发现,这座庄园无论从地势,还是建筑布局,其精细规划与设计,都称得上建筑典范。庄园身处山坳,三面山川围抱,让陈氏后人独享一方世外桃源。园外一公里便是塘河,10公里外便是与旧时朝天门码头齐名的白沙码头。四通八达的水运,为陈氏子孙后期发展盐业生意,提供了绝佳的地理环境。“庄园里有九道中门、九道关,形成庭院深深的龙门阵。”在王世俭看来,庄园选址与庄内建筑设计,心思巧妙至极。除大门以外,庄园还有八道侧门,与三道墙的八卦相对,分别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门,形成道家“八卦阵图”。再往内便是相间分布的十八大天井和六十四小天井,两厢穿堂叠殿,每个组成单元都开有若干门,再由若干通道相连,通道有的循环相通,有的则是断头路。精妙设计的背后,要有何等财力作为支撑?玄机背后,又是何人在掌控?答案落定于“湖广填四川”的陈氏大家族。

从18世纪起陈家祖辈收购康家老宅,定居石龙门,日益兴旺发达。传至五代陈宝善时期,靠盐业和银号起家的陈家更是迅速崛起,将石龙门建筑一度扩大到13500平方米的规模。在巨贾“陈半县”的影响下,周边塘河、白鹿、稿子等几个场镇日益兴旺起来。后世子孙的发达,让陈氏家族名震一方。在商贾呼风唤雨的岁月中,陈氏家族神秘来历的传说,一直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延存至今。兴师动众的举家迁徙到底为何?支撑后世子孙兴业的财力从何而来?对于“陈半县”的谜题,当地老百姓更倾向于一种有些悬乎的说法,即背后藏匿的“陈家洛”。

庄主“陈家洛”之谜  

对狸猫换太子的戏文,老一辈的石龙门村人非常熟悉,他们笃定戏文的后半部分就发生在石龙门庄园。石龙门村党支部书记周德海,年过花甲,但凡有人提及石龙门的旧事,他就会抢着讲述一个关于皇姑院的传说。

相传,早在雍正年间,陈家就有人官至宰相。雍正末年,王公大臣们为了立太子一事争论不休。皇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召见陈家宰相,采用狸猫换太子的方法,将陈家的儿子与公主互换,这就是后来历史上的乾隆皇帝。乾隆年间,反清复明的势力有所抬头,陈家在朝中任大官,自然成了重点策反的对象。陈家的二儿子陈家洛被发展为反清复明的重要力量红花会的总舵主。乾隆六下江南。一次,在南下浙江海宁时,陈氏两兄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正当两人打得难舍难分之时,知情人告知实情,兄弟俩一笑泯恩仇。从此,陈家洛隐姓埋名,来到塘河石龙门的茂密森林中,改建了石龙门庄园,并与雍正的公主成婚,过上了隐居生活。日正当西,石龙门庄园外炊烟袅袅。戏文里的传说,陈氏家族富甲一方的辉煌,似乎演变成了石龙村人对“家”“国”的自我解读,他们渴望着有人来翻阅这段历史。“前些年,听说有个叫马三水的作家来这里,说是要把这个故事写进他的书里。”周德海没有深究那本名叫《皇姑院传说》的书出版了没有,只知道关于石龙门的传说还在,如同塘河的水,世代延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0469号   渝ICP备14003427号-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9006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20】1961-212号
Copyright (c) 2005-2020 www.E47.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